欢迎来到你我贷客服热线400-680-8888

百年遗产中国汽车工业必须铭刻的日子

2014-01-21 15:25:03
来源:你我贷

3月3日,中国汽车工业必须铭刻的日子。

时间落定在2013年。这一年,中国的汽车制造历史远不足百年,与西方相较相差甚远却显长足进步;这一年,中国汽车工业奠基者饶斌,诞辰已百年。中国车业,从零起步,从无到有,在争议中前行,在世界版图上努力进步……正是此公,引领了中国追赶当代汽车制造的最早步伐。

不管谁来写中国汽车工业史,第一个写到的名字必然是饶斌。作为一汽、二汽核心筹建者和首任领导者,首次中外合资的倡导者和推动者,他毫无争议地成为“中国汽车之父”。

在一个行业里,一个人能占尽所有的风光,也必然经历他人难以想像、难以坚持的磨难。正像一个仕途得意者无法成为最伟大的诗人,一个政治上平步青云的人,也无法在繁重艰苦的基层工作中做出史诗般的贡献。这一点,两千多年前的孟子已经借“鱼”与“熊掌”做了总结和预言。

饶斌践行这样的路,同样用了一生的时间。一个画家在创作一幅发自内心的作品之时,不会想历史的地位如何。饶斌在做这么多琐碎、具体工作的时候,同样也不会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经跨入到“伟大”的行列。

这就是历史写就的方式,中国汽车工业史,同样不能例外。

饶斌并非孤独的英雄,而是建国初期中国工业肇基者的代表。一个书生,一个历经政治浮沉的读书人,偏偏成为于一片荒芜中草创世界的新中国工人代表,这只能惊讶于命运之神的创造力。

如果一定给那个时代绘上颜色,不止一个人想到火烧云一般艳姹的红。不管什么年纪,在那个时代一定感受到自己燃烧的青春。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编织你们……”

王蒙长吟当歌,道出只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才能舒出的胸臆。饶斌的成就,乃时代所铸。时代带给他坎坷,也成就了他。问题是,只有少数人有勇气能把坎坷踩在脚下,能把自己过去功劳放在一边,踏入一个从未涉足的领域。

在重任面前,饶斌迸发出青春的力量。过去弃医从戎,金戈铁马,而鬓生华发之际,功劳却一笔勾销。重作一回年轻人,重新创就一番事业。他的智慧和识人、容人之量被同事、部下多年以后念念不忘。而他的勇气,才是他走出新天地的动力。此时,他已年逾不惑。

这是饶斌被逼迫走的道路,也是他主动选择走的道路。

泥泞的山间小径,跨过半个世纪,到如今成为举世无匹的宽广通衢。饶斌在此之前就已经去世,看不到今日中国的汽车工业盛景。他和同事们建立的基业就在今天的道路之下,成为看不见但能时时感受到的路基。此时,恰逢饶斌百年。

铸不平为剑,斫荆棘、断金石,谁与相俦?惟强者、勇者堪任之。谨此纪念,以励当下……

建设一汽1953-1959

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饶斌被即将全面展开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所鼓舞,自告奋勇放弃相对平稳而熟悉的领导者岗位,申请参加一汽建设。他将战争年代的激情化为拓荒建厂的动力,带领广大职工边学边干,从无到有,如期出色地建成了我国第一个汽车厂,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实现了“出汽车,出人才”的目标;同时,也实现了自己从一个职业革命者到汽车工业专家的重大人生转折。

1“书生”请愿

毛主席曾问:饶斌就是在哈尔滨当过市长的白面书生吗?段回答是。毛主席又问,他厉害吗?看起来,毛主席是担心这个“白面书生”统率千军万马进行这项大的经济建设项目,是否有足够的魄力。熟悉饶斌的同志们回答,还可以!任命就被通过了。

新中国成立前,我国没有汽车工业。全国解放时,我国汽车保有量估计约10万辆,主要是美国各种军用汽车、轿车以及一些陈旧的“木炭车”。新中国成立后,急需创建汽车制造厂,以适应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人民生活的迫切需要。

1950年年初,毛主席和周总理在莫斯科与苏方签定《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时,商谈的援建项目中,包括一个年产3万辆的中型卡车制造厂。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成立了汽车筹备组,由重工业部专家办公室主任郭力任组长,孟少农、胡亮两位汽车专家任副组长。当年8月2日至7日,召开了汽车工业会议,交流情况,酝酿汽车工业发展的方针,确定“先恢复后建设,先前方后后方,先关外后关内”的原则。

1950年12月,苏联汽车厂设计专家组到北京考察并和筹备组的胡亮等同志在长春市选定厂址。工厂定名为第一汽车制造厂,代号为652厂。

1952年8月2日,重工业部副部长刘鼎主持召开汽车工业会议,确定“聘请苏联专家承担一汽的全部设计”。苏联最高当局十分重视中国汽车制造厂的事,对重大问题常亲自过问。

1952年夏,汽车工业筹备组的两位负责人调到一汽工作。重工业部任命曾就学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郭力为厂长,任命曾留学美国、就职于公司(载重车部分)6800人,设计试验1100人,占全员16.2%。而一汽职工4.3万人,搞设计试验工作的300人左右,只占1.5%。整个汽车行业,也是这样水平。

至于用于科研方面的费用,1978年法国雪铁龙公司占营业额的2.5%,联邦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占营业额的2%,美国通用公司占1.7%。我国汽车行业研究方面的费用共753万元,只占总产值的0.31%。设计试验方面的费用,1978年日产、丰田、日野都占营业额的3%,三菱(载重车部分)占4%,而一汽只占营业额的0.1%。科研力量跟不上,产品质量必然落后。工业发达国家生产的汽车,自重不断减少,而载重量不断增加,耗油量不断降低,如中吨位(4~5吨)卡车,自重只有2.5~3吨,而我国的中吨位卡车,自重与载重大体一比一。我们每生产一辆卡车,就多消耗一两吨钢材。又如4~5座的小轿车,国际上先进产品自重量只有800~900公斤,而我国上海牌小轿车自重量是1400公斤。

随后,一汽将长春汽车研究所、工厂设计处合并,成立一汽汽车制造研究所(设计处),以集中力量,加强领导,年中即试制成功CA630红旗牌16座新型高级旅游车,还为一汽主要产品解放牌卡车换型进行研究设计工作;二汽以完善现有产品为目标,搞了一些小型科研试验工作,如车身厂利用现有条件搞一个小试验室,进行车门、玻璃升降寿命试验与车身振动试验,花钱不多,这种积极的精神很好。在产品设计中,技术人员也要树立经济观念,注意进行经济技术分析,经常同国内国际先进产品进行分析和比较。一项设计或改革做出多种方案,用科学方法对比分析,找出技术上先进可行、经济上合理的最佳方案。

1、在汽车工业企业整顿中,要加强管理,建立正常秩序。

汽车生产是大量流水性质,一环紧扣一环,要求按节奏组织生产。如果生产秩序混乱,经常处于突击状态,各项工作很难顺利进行。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影响均衡生产。近两年在抓质量的同时,狠抓均衡生产,使企业建立起正常的生产和工作秩序;有利于提高产品质量;设备、工装能有计划地维修;减少设备磨损,加速资金周转;有利于按合同进度交货,保证用户需要;能够均衡地发运出去,减少成品积压。总之,均衡生产有利于巩固企业管理的成果,为提高企业管理水平创造条件。一汽抓均衡生产,组织混流装配,推行看板管理,带动其他方面的管理工作。二汽等兄弟厂去一汽参观学习后,也抓稳定均衡生产和看板管理,效果明显。

2、重视企业经济效果,提高经营管理水平。

企业过去是“供给制”,“吃大锅饭”,计划由国家下达,产品由国家统购包销,财政由国家统收统支,企业在经济方面压力不大,人力、物力、财力方面的浪费严重。外因是经济管理体制问题,内因是企业经营管理问题,所以必须提高企业经营的经济效果,树立企业经营观念。

3、设计新产品时,要进行经济技术分析,选择最优方案。

切实进行经济核算,开展经济活动分析,健全核算系统。加强资金的控制和管理,固定资产暂时不用的封存,物资储备要有科学定额。在保证生产条件下,尽量压缩开支,减少无效劳动,提高工作效率。把利润作为重要考核指标,并将利润水平与企业发展、职工收入福利结合起来。特别是企业管理人员和技术干部要掌握技术经济学。我们的企业领导应该有这套本领,技术人员也要学习技术经济学,要对技术措施和技术方案,进行经济效果的计算。只有职工都关心企业经营效果,才能提高经营水平。

在企业体制改革方面,洛阳轴承厂起了带头作用。它是轴承行业的大厂,全国第一个“质量信得过”小组就是从这里产生的,现在全国推行全面质量管理进展很快。洛轴还是扩大企业自主权和有外贸权的试点,目前出口任务606万套,可用出口商品换回先进设备。

在一机部和河南省委、洛阳市委支持下,经过一年多的酝酿,洛阳轴承联营公司下半年成立了。这是第一个中央企业和地方企业联合的联营公司,参加联营的企业不改变所有制和财政渠道;是在充分发挥优势,共同发展的基础上,坚持自愿互利,兼顾各方利益的原则下建立的;是打破地区封锁、部门分割的新的经济形式;是轴承企业改组中的重大措施。

1981年7月,邓小平来到十堰视察,在车桥厂,小平同志特意观察了“看板生产”,这是二汽学习日本管理的经验组织均衡生产的一种方法。是由具体生产岗位提出需要上道工序供应零件的数量和时间要求,再由上道工序和仓库保证及时送到。改变了过去上工序不顾下工序,盲目生产、供应的情况,使库存零件、车间运输、流动资金大为减少。小平说:“这个办法好!”

二汽开放以来,已有13个国家的外国客人来厂参观。他们说:“要不是亲眼看到,真不相信中国在大山区建成这样规模大、技术先进的汽车厂。”他们认为,从二汽的建设看出了中国实现“四化”的决心、气魄和能力。

饶斌很快了解到小平同志视察二汽的情况,特别是对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和适当进口先进技术设备,以实现我国现代化这种经验的肯定,深受鼓舞,更加明确了方向。

12月27日,中共中央同意免去饶斌十堰市委第一书记、第二汽车制造厂党委第一书记职务,任命黄正夏为十堰市委第一书记。

51987年:绝唱

张矛对饶斌的病况,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约定的三年后的金婚家庆,他也不能参加了。他独自走向另一个世界。这20来天,她每天去看他,只能摸摸他的手。这手逐渐消瘦,又逐渐水肿发亮。人完全变了样子,他那最为神气的大眼睛,瞳孔缩小后,突然又放大了。医生说:为了保护瞳孔,还是让他闭上吧!就这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1978年初,各部门传达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精神。饶斌由于有冠状动脉硬化症,春节后屡次发生心绞痛,2月24日被留住北京医院。

7月15日,一汽在汽车公认文化宫举行换型改造庆功祝捷大会。饶斌在会上讲话:“汽车工业第一次创业是建一汽,这是从无到有的创业,结束中国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一汽第二次创业,就是完成换型改造的历史任务,这是企业从老到新的创业,从落后到现代化的创业……迎接小轿车的发展,是第三次创业的基本内容……第三次创业,我更起不了作用了,但我愿趴在地上起桥梁作用,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个胜利。”

在热烈的掌声中,饶斌结束了讲话。职工们感谢老厂长提出的厚望,饶斌感谢职工们对他的炽热的感情,亮晶晶的泪水,充盈在他的眼眶里。

由于中顾委常委段君毅来时即嘱咐饶斌多考虑小轿车的生产,他准备会后去上海进行调查研究。21日,一汽领导同志对他没带秘书或司机出门很不放心,特派专人把他送回北京。饶斌带回一个像功臣劳模戴的那种金属纪念章──一汽换型改造纪念章,还有一个大冷瓶,写着六个金字:“一汽建厂功臣”。冷瓶被小儿子拿去装冰棒,被张矛发现,她立即告诫孩子们:“这是爸爸建设一汽的纪念品,不能当冷瓶用,别弄坏了。”由于饶斌题了词,厂方还赠他一方砚台、两支毛笔和纸。

饶斌回京后就接到上海电话,问他何时抵沪,因为上海分管汽车工业的副市长李肇基要出差云南,如他最近能来,李即推迟外出。饶斌答应立刻动身。这时,上海比北京还热,最高超过40℃。张矛送他到门口,他说:“也不过七八天,再热也能熬过来!”他立即只身飞赴上海。张矛提醒他住有空调的旅馆,白天热点,晚间能休息好。他说大约住在有空调的衡山饭店。他精神抖擞,心情很好。张矛心想:段君毅让他再考虑小轿车的事,对他正中下怀,他实在还想为汽车事业尽点力啊!饶斌还说,上海事情干完,还要赶到北戴河开会,也是研究轿车发展的事。

饶斌飞沪仅6天,张矛8月2日下午4时,突然接到中汽联电话,说饶斌生病住院,要求家属立刻去。据医院介绍,饶斌7月31日下午6时入院,还能说话,次日同志们看他,还说了一会儿话。他说:同志们,我累极了!想睡一会儿。10时20分即失去知觉,不能呼吸。医生立即用瑞典进口的呼吸器实行机械呼吸,当时估计8小时内能恢复。但8小时过去了,并没有恢复自主呼吸。晚10时,医院感到病情严重,要求立刻通知家属。

中汽联怕张矛受刺激,没有详说病情。但立刻通知南京汽车制造厂他们的二儿子饶凯和媳妇唐荣娣,他们差不多和张矛同时到达上海,同时到饶斌住的301病室。只见饶斌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头部用冰环绕着,眼睛藏在布下,看不见,口张开来,机械在帮助呼吸。还有一些器械也在工作,整个面部看不见什么,只露出几颗牙齿,病房里死一般沉静。家属们呆呆地看了几分钟,就退出来。

有的同志给家属介绍,饶斌来上海后精神很好,同志们怕他累着,劝他半日活动、半日考虑问题。开始几天还好。30日,江泽民市长和一些搞汽车工业的老同志蒋涛、仇克、王荣钧等陪饶斌共进晚餐,谈了一些轿车工业的问题。31日上午在上海汽拖总公司开会。会中,从北京传来中央要成立一个领导轿车工业的领导小组名单,名单上没有饶斌。大家不相信,又问一次,依然没有饶斌。原来安排下午去一个机械厂,但中午时饶斌即说他实在疲倦,请转告该厂,下午不能去了。饶斌回到衡山饭店休息,5时多托人给蒋涛打电话,说他很难受,蒋涛立即送他住进华东医院。

饶斌“文革”时期在上海只住过瑞金医院,他的突高突低的高血压症曾使瑞金医院很棘手,但华东医院不了解他的病史。入华东医院仅一宿,他就失去知觉,致使华东医院措手不及。上海市市长江泽民知道后立即来医院,嘱咐医院领导:这是我的老首长,是汽车工业的创始人,你们应该不惜一切全力抢救。家属到沪后,江泽民同志又来看望,见了张矛不由得眼圈红起来。他诚挚地说:我对医院说了,只要有可能,人力、物力在所不惜,尽一切可能抢救。华东医院的病室没有空调,饶斌住的301病室,是首先安装空调的,张矛听此流下感激的泪。

8月7日,华东医院院长找到张矛,提出需要切开气管以便吸出气管里的痰,现在痰发黄而且有气味。饶斌的双胞胎儿子饶达、饶凯都是学机械设计和制造的,他们共同设计一个“三通”,既可接通呼吸器官,又可同时吸痰,而且吸得干净,避免了割开气管的手术。医生们很欣赏他们的设计,建议他们申请专利。他俩说:我们只希望能救父亲,不要专利。

20日前,饶斌的肢体逐渐瘦削。之后,又出现水肿,身上插六根管子,什么功能全靠管子起作用。8月29日零点,家属被叫到病室,医生说:“心脏跳动停止了。”张矛和孩子们悲伤地、默默地看着心跳显示仪上渐趋平缓的直线,有时还有点小小的波纹。院长说:这是心肌在颤动,而不是心跳。最后,小小的波纹也消失了。家属们知道他去了,永别了!江泽民市长、李肇基副市长,汽拖公司、上海大众公司的领导都劝解张矛。张矛克制住自己悲痛的心情说:他把大家累坏了,你们太操心了,大家也休息吧。

张矛很悲伤,他们结婚47年了,曾商定三年后,全家为他们的金婚好好庆贺一下。即将退休的她曾想,她终于可以陪他去走走了。饶斌这次来上海时,心情特别好,张矛明白这是为什么。饶斌从一汽回来,就喜滋滋地告诉她,段君毅同志要他多考虑轿车发展的问题。他本来就是一门心思地考虑着汽车工业发展的问题。汽车就是他的命。

但是退居二线的人,对如何当好顾问,而又不影响新班子的工作,还心存顾虑。他还是中汽公司董事长时,就处理过新老领导干部之间的矛盾问题,因此他只做调查研究,问题处理都经过现任领导干部。就是遇到急需处理的问题,也要征得现任领导的同意,才以转达现领导意见的方式进行表述。但是,也有些决定了的问题,卡在具体问题上,使工作进行不下去。汽车工业系统的一些骨干厂,有时为了解决问题快一些,希望饶斌运用同上层领导熟识的关系,避免通过行文拖延时日,就直接要求他帮忙。但这样做会越过一些机构,有些人就不满意,但饶斌最熟悉而有资格当顾问的还是汽车这一行,他这个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的委员不正应该在这一行发挥作用吗?在上海大众汽车制造厂做调查还深入配件厂,他特别注意引进的新设备新技术,他看得仔细问得详细,对每台新设备都要了解它的优点、特点以及它的生产能力在满足本厂需要后还有多少富余。他经常从一台设备联想到整个汽车行业。他是如此热忱地奉献余热。

当他知道原来酝酿的“汽车工业领导小组”,他的名字被去掉时,确实非常意外,这对他是一种强烈的刺激。但他当时听了后,还是能控制自己,他不能让自己表现失常。他要分析研究。每当他在这种情况下,经常用自我批评的武器,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但是他毕竟是年过古稀的高血压病人!“文革”时期,他的血压曾经两次突破警戒线,一次是58岁,一次是63岁,因抢救及时,血管没出大问题。但是这一次他已经74岁,身体老化,终于没有能够挺住。

张矛对饶斌的病况,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约定的三年后的金婚家庆,他也不能参加了。他独自走向另一个世界。这20来天,她每天去看他,只能摸摸他的手。这手逐渐消瘦,又逐渐水肿发亮。人完全变了样子,他那最为神气的大眼睛,瞳孔缩小后,突然又放大了。医生说:为了保护瞳孔,还是让他闭上吧!就这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饶斌在汽车工业的基层单位一汽、二汽、南汽共工作22年多,交了许多朋友。知他病危后,来看望他的人,大约有几百人。华东医院的同志们说: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危重病人,有这么多的人来探望。有各级领导干部、有职工、有职工的子女。他们敬重他,爱戴他,不约而同地来看他!

9月1日下午3时,去龙华殡仪馆,家属在一起,饶斌的孙子小凡凡放声大哭,别人也泣不成声。遗体告别前,张矛又率全家看了饶斌的遗体,虽然化了妆,但水肿太厉害,使他英俊的面容变形。遗体告别开始,国内同志、国外朋友……一一向他鞠躬告别。

推荐阅读

(2013)深宝法立民催字第...

(2013)深宝法立民催字第12号申请人科瑞自动化技术(深圳)有限公司银行承兑汇...

1-7月全国机电累计中标金额...

机电网网站消息,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全国机电产品国际招标共完成9930个项目,委...

1-9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

附注1、指标解释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是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在一定时期内完成的建...

10月29日财经媒体要闻早读

国内资讯前三季度社会物流总额145.7万亿预计全年增10%(财经网)中国物流与采...

11月13日财经媒体要闻早读

三中全会绘就改革蓝图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证券时报)十八届三中全会昨日闭幕,三中...
各国货币融资租赁贵金属证券公司期权交易贷款知识期货公司金融知识银行理财产品银行网点信用卡信托产品
  • 热线电话(服务时间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5 你我贷(www.niwodai.com) 网上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杜绝借款犯罪,倡导合法借贷,信守借款合约
关注你我贷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