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你我贷客服热线400-680-8888

深陷集资漩涡的江南小镇

2013-10-28 16:38:54
来源:网络

“不知道那个家伙卷走多少钱,不知道那里有没有我的钱。”

9月13日,浙江省绍兴县马鞍镇,面对记者的采访,十数位参与借贷的老百姓都连连摇头,一脸无奈。他们口中的“那个家伙”叫倪小永,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经被捕。

事情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飞泰光电的老板倪小永卷钱跑了。”7月16日,这样一则传言在马鞍镇百姓之间悄然传递。消息的每一次转述都刺激着说者和听者的神经。一夜之间,整个马鞍镇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

何以一个企业老板的出逃能够引起全镇的恐慌?原因很简单,这个叫做倪小永的人带走的钱里,可能就有他们的全部积蓄。在常住人口不足4万人的马鞍镇,过去几年里,几乎所有家庭都陷入民间借贷的狂潮之中。

7月19日,倪小永在杭州被警方带走。8月23日,倪小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绍兴袍江公安分局已执行逮捕。

尽管倪小永已经归案,但集资的金额和去向仍是一个谜。传闻中的17亿元集资金额是否属实仍有待相关部门调查披露。

而对于马鞍人来说,自己放出去的钱在哪里和怎么才能找回自己的钱,才是最为关心的问题。

倪小永其人

搅起这场漩涡的倪小永,现年38岁,在过去十多年里的经历可以称得上光彩夺目。

大约在2000年年初,倪小永还只是马鞍镇天马印染厂的一名普通业务员,每日的工作就是跟踪订单,查看订单的流程。

2005年,他自己做起了纺织围巾的生意,完成了从打工仔到小老板的身份变换。一年后,倪小永以之前的生意为基础,在马鞍镇宝善桥村租了厂房,建立了沁高企业。

此后,倪小永还试图在马鞍镇购买土地开办印染厂。然而此事在当地村民的反对下不了了之。一名熟悉他的人士称,那时倪小永就放言自己的企业“3年内要超越我们这儿最大的4家企业”。在采访中,没有人知道倪小永什么时候开始进行集资。但大多数人认为,在2008年前后,他就开始进行小范围的民间借贷。

转折发生在2009年,倪小永苦于纺织业的微薄利润,想要寻找企业转型升级的突破口。由此他创办了飞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进军光电行业。

另一种说法则是,此时的倪小永已经深陷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息,他希望开办一家更高效益的企业来偿还债务。

飞泰光电的成立,把倪小永带到了事业的最高峰。作为转型升级的典型,他经常接受媒体的采访。面对媒体,他曾放出豪言要“打造全球光电子生产基地”,也曾感叹“1年的产值相当于10年纺织生意赚的钱”。

不久之后,倪小永就开始不顾反对不断扩大企业的规模,企业管理层里也出现越来越多他亲戚的身影。

“他也不是为了卷走别人的钱,应该说他集资的本意还是为了把企业办大办好。”一名熟悉飞泰光电情况的人士这样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但他认为盲目的扩张和家族化的企业管理是倪小永最后失败的两大原因。他觉得倪小永和他的亲戚并不懂得正确的企业管理方式。

在倪小永的巨额负债中,有一大笔来自银行的贷款。据知情人士透露,倪小永的银行债务涉及到17家银行,共计4.7亿元。

最后,背负巨额高利贷的倪小永试图在澳门通过赌博翻本。也因此有传言称倪小永嗜赌,“把借来的钱都赌光了”。前述熟悉他的人士表示,倪小永的确偶尔会赌一把,但谈不上嗜赌,“数额顶多几百万元,不可能把钱都输在赌场。”

7月11日,倪小永和外界失去联系。随后,杭州一家银行报案,公安机关正式对其进行立案侦查。

“就像在马鞍引爆了一颗炸弹”

在马鞍,倪小永的名字如今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听到都要骂上一句。

“害都给他害死了,还说什么!”当记者向一位路人打听倪小永时,他这样回复记者。持这种态度的人在马鞍不在少数。

但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马鞍镇的民间借贷情况错综复杂,资金最后是否全都流向倪小永也要被打上一个问号。

当地一名企业老板告诉记者,马鞍镇的借贷网络呈金字塔状一层层向下扩展。他告诉记者,在倪小永和普通的百姓散户之间隔着好几层中间人。中间人以一分到两分的利息从普通散户手中吸取资金,转手以三分到五分的利息贷给上家,“他们就吃这中间的差价,利息计算上有的算月息,有的算日息”。中间人通常以银行转贷的名义进行集资,即中间人以帮助他人归还银行贷款的名义向散户集资,并许以较高利息。

通过这样层层集中,资金再汇集到顶层的集资人手中。与此同时,层层加码的还有利息,最后集资人得到的资金利息为六分到八分。

记者采访了十数名马鞍当地人,但没人说得出当地到底有多少中间人。

事实上,在事发之前,当地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钱最后是借给了倪小永。直到7月16日倪小永出逃的消息传来,一并传来的还有当地几个中间人的钱在倪小永那儿的传闻。

“这就像在马鞍引爆了一颗炸弹。”前述企业老板称,“在这之前集资放贷都是在私底下做的,这一下倪小永的消息把这些都炸到了台面上。”

所有人都害怕自己的钱被倪小永卷走了。慌了神的散户们纷纷找上各自的中间人,想要回自己的钱。然而不少中间人,都把钱贷了出去,他们也说不出资金的最终去向,只能再问自己的上家。

一个名为“朱某”的女人就是这样一个上家。她与情人林某在绍兴越城区城南开了一家月子会所。8月中旬,林某被发现死于家中。几天后,朱某在酒店被发现自杀未遂,如今她已被警方控制。

也有的上家一口咬定钱借给了倪小永。然而当散户和中间人要求她拿出证据时,她却无法提供借条或者银行单据等证明。“她这是黑吃黑,想借机全都推给倪小永。”前述企业老板称。

随着部分中间人的出逃,资金的去向更加模糊不清。在马鞍镇,记者看到有几户人家大门、院墙上被喷满了“还钱”的字样。在马鞍镇政府对面一家名为瑞鑫投资的店铺也被人喷上油墨。周围的人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中间人的家,其中大多已经人去楼空。

“因为给的利息高啊”

随着倪小永的被捕和中间人的出逃,散户们越来越焦躁。

目前,公安机关正对每1名报案人挨家挨户做笔录,但问题在于许多人手上连借条都没有。“这是因为许多中间人都是散户的亲朋好友或者在圈子里信誉好的人,本来大家把钱放在他们那儿都放心。”当地人这样说道。

确实,在两年之前,马鞍的民间借贷大多在小范围亲戚朋友之间进行,形式上大多以代办银行存款的面貌出现。“会给贴息,一般是每万元两百到三百元。”此后才逐渐变为直接高利借贷。

当问及为何会愿意把自己的钱拿出去借贷时,当地人给的回答大多简单:“因为给的利息高啊!”他们也并非没有考虑安全性,“因为都是熟人,信得过。”而且之前中间人也大都按时交付了本金和利息。

在马鞍镇许多人办有工厂或者公司,家里会有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的闲钱。“稳定”、“高回报”的民间借贷成了他们最好的投资渠道。据绍兴市中院9月13日发布的首份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披露,今年上半年,绍兴法院系统已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4528件,涉案标的50.3亿元。

一位没有参与借贷的村民却对高回报不以为然,“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这么轻松来钱我们还辛苦办厂做什么?”

本报绍兴9月13日电

推荐阅读

钱贷如何保障投资者资金安全

钱贷如何保障投资者资金安全?钱贷网将借出人的放贷风险放在首位,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职...

钱贷怎么样

钱贷又称钱贷网,与2012年12月上线,迄今已安全运营10个月,交易额超过1亿元...

4家P2P平台陷危机P2P未...

“不吸储,不放贷”新快报讯见习记者许莉芸报道继新快报15日报道“天力贷无力提现:...

Kiva.org让普通人开“...

■Kiva.org的工作人员。据官网消息,目前正在招募实习生。索菲娅是柬埔寨湄公...

P2P战信托玩的是保本吗大额...

互联网金融风,吹得P2P产品满天飞。低门槛下,给出诱人的收益率,看起来水很“深”...
各国货币融资租赁贵金属证券公司期权交易贷款知识期货公司金融知识银行理财产品银行网点信用卡信托产品
  • 热线电话(服务时间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5 你我贷(www.niwodai.com) 网上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杜绝借款犯罪,倡导合法借贷,信守借款合约
关注你我贷官方微信